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对外宣介团访问越南

新华社河内12月10日电 应越南共产党邀请,中组部秘书长臧安民12月6至10日率团访问越南,会见越共中央对外部部长黄平君,同越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梅文政、越共中央理论委员会副主席武文贤分别举行会谈,会见胡志明市市委副书记武氏蓉,并宣介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。越方感谢中共派团介绍十九届四中全会有关情况,表示愿深化双方治国理政理论实践经验交流,推动越中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行稳致远。

备战打仗首先要做好思想准备

(作者单位:陆军步兵学院石家庄校区)

过去讲养兵千日、用兵一时,现在要讲养兵千日、用兵千日。因为部队天天都在执行任务,呈现练兵用兵一体化、兵力运用常态化的特征。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打牢养兵千日、用兵千日的思想根基,做好首战用我、随时用我的思想准备。

军人生来为打仗。虽然现阶段我国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的可能性不大,但因领土、领海等争端引发武装冲突甚至局部战争的可能性始终存在,这是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。对可能发生的战争风险,我们应始终保持战略清醒,保持盘马弯弓、箭在弦上的作战准备。

廓清“仗打起来不一定轮上我”的模糊认识。有的官兵存有这样一种片面认识:现代战争大多是小规模的局部战争,仗真打起来,肯定是一线部队先上,我在后方,轮不上。这是典型的侥幸心理和麻痹思想。与传统战争相比,现代战争远程打击能力空前增强,前方后方都是战场,且现代战争都是一体化联合作战,军事、政治、后勤、装备各作战要素都需无缝衔接、全面融入,不论处在哪个岗位,都是战斗员。再者,我们面临的对手复杂多元,既有现实对手也有潜在对手,说不定在哪个方向就会出现战事。谁能置身事外?

战争从来都充满着偶然性和不确定性,什么时候打,不仅仅取决于我们,还取决于对手。敌人不会等我们都准备好了再来,战争也不会等改革完成后再爆发。从世界历史看,18世纪末19世纪初,法国遭到反法联军的多次攻击,正是在其开展军事改革的过程中;20世纪40年代,日本偷袭珍珠港,也是在美国进行机械化军事改革时。从我国近代史看,日本对我发动的甲午战争、全面侵华战争,哪一次是等我们准备好了?哪一次不是突然袭击?历史的教训警示我们:改革当头,练兵备战的要求不是变低了,而是更高了;不是可以放松了,而是“睡觉也要睁只眼”。

破除“等准备好了再打仗”的错误思想。当前,国防和军队改革正在深入推进,有的官兵因此错误地认为现在还不是打仗的时候,幻想着等改革完成了,训练到位了,武器装备全面升级了,我们再准备打仗。

丢掉“仗一时打不起来”的幻想。我军已经30多年没打仗,承平日久,有的官兵天真地认为“打仗离我还远”。这是“和平病”的典型表现。一支军队的衰败,往往是从滋生和平积弊开始的。历史上,清军八旗兵曾骁勇善战、所向披靡,然而到后期却变得不堪一击。主要原因就是长期太平无战事,八旗子弟无所事事,整日提笼遛鸟、游手好闲,最后连马都不会骑。忘战必危、殆战必败。和平积弊是战斗力最致命的腐蚀剂,必须坚决破除。

“思想的锈蚀比枪炮的锈蚀更可怕。”以上这些错误思想认识,容易侵蚀官兵备战打仗的思想根基。面对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形势,面对我国的安全和发展环境,广大官兵应强化威胁就在眼前、战争随时来临的意识,强化首战就会用我、勇于直面战场的意识,强化只争朝夕练兵、时刻准备战斗的意识,积极投身练兵备战,切实提高备战打仗能力,确保召之即来、来之能战、战之必胜。